2019年9月20日 星期五
智能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沧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室信息公开详细页面

政协沧州市委员会十一届二次会议第93号提案

                                                                                                                                     政协委员: 刘雪晶

近三年来,我市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为861件1374人,其中未完成九年义务教育的辍学未成年人涉罪672人,占总涉罪未成年人数的48.9%。,辍学已成为未成年人犯罪的重要外因。义务教育,既是权利也是义务,辍学让未成年人提前进入社会,给社会正常秩序带来隐患,凸显九年义务教育的监督管理工作亟待加强。 

  一、 辍学未成年人犯罪案件特点 

1、辍学涉罪未成年人辍学时间较早,分布较集中。辍学涉罪未成年人中小学辍学342人,初中辍学330人,且集中分布在农村。如石某某盗窃案,石某某在作案前就读于我县小营乡某中心小学,其上到三年级遂辍学在家一直闲玩,16周岁前多次实施入户盗窃,刚满16周岁就因犯盗窃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2、辍学未成年人实施侵财类犯罪为主。672名辍学后涉罪未成年人当中,侵犯财产类犯罪居多,共397人因盗窃被移送审查起诉,占59.1%;故意伤害犯罪152人,占22.6%;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类犯罪123人,占18.3%。如闫某、王某等9名未成年人涉嫌盗窃犯罪案件,犯罪嫌疑人全部为辍学未成年人,其在一个月内连续实施盗窃电动三轮车作案20余起,最终都被法院作出有罪判决。 

       3、以共同犯罪为主要作案方式。672名辍学后涉罪未成年人当中,共同犯罪486人,占72.3%,未成年人与成年人共同作案,或多名辍学后未成年人共同作案居多。如闫某、徐某、杨某寻衅滋事、抢劫案,即为3名辍学未成年人共同多次作案;李某、周某等故意伤害案,周某辍学后与社会闲散人员李某等人相识,后经常在一起喝酒打架滋事。 

 4、网络因素成重要犯罪诱因。辍学未成年人无所事事,更易依赖网络。因沉迷网络游戏而导致辍学后犯罪、受网上暴力文化影响而实施的暴力犯罪、网上邀约聚众犯罪等成为未成年人犯罪新动向。如褚某某、王某等10余人参与的聚众斗殴案件中,主犯即为辍学未成年人,因在网络游戏中“一言不和”,进而通过微信相互邀约殴斗,最终导致聚众犯罪的后果。 

      二、发生辍学未成年人犯罪的原因分析 

      1、家庭因素是未成年人辍学并且走上违法犯罪道路的首要原因。我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等相关法律法规明确规定,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不得使或者放任接受教育的未成年人辍学。但部分未成年人的法定代理人或者监护人对九年义务教育的重视程度依然不够,加之家庭教育的缺失或教育方式不当,导致子女辍学后涉罪。

       2、责任追究机制不健全,学校、教育部门缺乏有效的防辍措施。我国《义务教育法》等相关法律规定,县级人民政府教育部门和乡镇人民政府、学校应当采取措施防止适龄儿童、少年辍学。但无具体的操作要求和内容,且缺乏配套的责任追究机制,导致中小学校、教育部门和乡镇(街道)没有积极主动的事前防辍措施,多数停留在事后补救阶段,如劝回复学,但收效甚微。   

      3、社会对未成年人辍学问题关注度不够。防辍责任在于家长、学校、教育部门和乡镇(街道),一个责任多个责任主体,缺乏相应的协调机制,使得防辍措施无法形成效应合力。此外,特别是在农村,受制于经济因素、家庭教育理念落后、父母外出打工疏于管教等因素,辍学问题更为严重,更应引起社会关注。 

      三、预防辍学未成年人犯罪的对策建议 

        1、严格执行“控辍保学”基本制度,有效控制学生流失。对于“控辍保学”工作需建立辍学报告制、群众监督制、信息公开制等一系列具体实施制度,确保“控辍保学”工作扎实落实到位,并依托学籍管理系统,建立控辍保学信息库,实施动态监测机制。

 2、加大查处力度,落实检查督导。对辍学不报告或不明辍学原因、不明学生去向的学校按照有关规定严肃处理。对于父母或其他法定监护人无正当理由造成学生辍学的行为,对违法的父母或监护人给予批评教育,责令限期改正。

 3、加大宣传力度,营造良好氛围。通过悬挂标语、发放宣传材料、家庭走访等方式,加强《义务教育法》、《未成年人保护法》等法律的宣传力度,提高广大人民群众对于相关法律的知晓率,增强他们依法送子女上学接受教育的自觉性,营造良好的社会氛围。 

4、构建辍学少年的长效监管机制。辍学少年作为全社会应当关注的特殊群体,极易成为涉罪群体和“临界”涉罪群体。公安机关、检察院等司法机关应和乡镇(街道)、教育部门等相关部门相互配合,由公安机关牵头构建起辍学少年的长效监管机制,将辍学少年纳入到预防犯罪的重点群体之中。特别是对辍学后有多次违法行为的“临界”未成年人,要进行重点监管,预防犯罪。